<listing id="hg8pw"></listing>

    當前位置:首頁  媒體中心  媒體/觀點

    黃振興等:傳統經濟學的“困局”與行為經濟學的期許丨財新

    時間:2019-03-21

    傳統經濟學的不足和局限并不是我們拋棄經濟學“另起爐灶”的理由,而是我們可以通過推動包括行為經濟學和實驗經濟學在內的經濟學新興領域補足這些不足,更好地幫助理解和指導現實的動因。


    【財新網】2019年似乎是傳統經濟學“流年不利”或者“招黑體質”泛濫的一年。新年一開始,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副董事長查理·芒格關于學院派經濟學九大缺點的2萬字長談就在世界范圍內被媒體廣泛轉載。3月初,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張維迎在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反思主流經濟學的1萬字長文又得到了廣泛關注的傳播。

      總體來說,雖然不同人對于這兩篇文章中的觀點可能有不同看法,但從它們被廣泛流傳來看,這似乎體現了社會各界對于傳統經濟學的分析框架和提出建議的方法的一些常見疑慮和擔心。這些疑慮可能主要體現在:

      首先,傳統經濟學,特別是新古典經濟學似乎在個體層面過于依賴“理性人”假設,在總體層面過于強調市場有效性。理性人的假設對人的思考分析和計算能力存在過高估計,可能使得建立在它基礎上的市場前景預測過于樂觀,忽略了人的認知能力和計算能力的偏差帶來的“市場失敗”和福利損失。在總體層面,有效市場的假設也使得傳統經濟學缺乏對于經濟危機的建模和預測能力。

      第二,傳統經濟學可能將一定條件下一定范圍內成立的相關性結果或因果關系誤認為是放之四海皆準的公理或原則。比如被傳統經濟學奉為圭臬的價格理論,即“價格上漲伴隨需求下跌,價格下降伴隨需求上漲”其實需要一系列前提條件。在這些條件不成立的情況下,前者諸如芒格提到的奢侈品“一分錢一分貨”的價格信號理論,后者如阿克勞夫提出的“檸檬市場”情形中,價格上漲或下降都不一定帶來需求的下跌或上升,有時二者的移動方向甚至可能和價格理論的預期完全相反。

      第三,傳統經濟學對于“均衡”概念的執著,和因此產生的對經濟體或社會如何達到均衡的過程的忽視,使得它可能對于實際經濟活動的建議聽起來有些武斷或者讓人摸不著頭腦。比如按照傳統經濟學理論,如果一個產品市場是完全競爭的,那么企業的任何研發和創新活動帶來的利潤可能很快耗散,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沒有企業愿意投資研發和創新活動;如果一個金融市場是完全有效的,那么任何投資個人或機構通過調研產生的信息和知識都會快速被納入股票價格里,使得投入時間、金錢調研的人和機構無利可圖。這與實際市場中屢見不鮮的高創新企業的成功和深耕一個行業的投資者的超額回報也是不符的。

      第四,與傳統新古典經濟學對于市場有效性過于樂觀相反,傳統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可能對于政府直接干預經濟的必要性和有效性做出過于樂觀的估計。傳統凱恩斯主義經濟學認為,當存在外部性的時候,如果市場不能將外部性內部化,就會產生扭曲,這時候政府可以通過直接干預的方式校正這種扭曲,促進效率。但正如張維迎教授指出,有一些外部性,比如女生穿漂亮的衣服會讓別人看到也開心,是并不會導致女生自己對購買衣服的投資不足,類似地,很多企業有外溢性的創新活動也可能不因為沒有政府補貼就不做了。這種情況下政府如果作為過多,反而可能“擠出”個人投資的意愿,或者讓個人和企業覺得不能按照自己意愿活動而積極性下降。

      第五,傳統古典經濟學和凱恩斯主義經濟學都忽視了道德和社會規范對于經濟活動和經濟發展的重要意義。

      對此,我們想提出的是:雖然傳統經濟學存在這樣那樣的可能的局限和問題,但最新的經濟學進展已經嘗試將這些局限和問題納入建模和分析中。在其中,作為一個經濟學當中的新興領域,行為和實驗經濟學可能對這些問題的改善幫助最大,也是未來最有可能突破的方向。行為經濟學對于傳統經濟學的局限提供的思考和解決方案主要體現在:

      第一,針對傳統經濟學對個體理性過高估計的問題,行為經濟學引入大量心理學方法,對人的智力、偏好、情緒、性格和社交能力對經濟決策和績效的影響進行了全方位的分析,以此得到這些認知和心理因素對經濟行為產生影響的條件和范圍,并對現實中的決策者進行“對癥下藥”的指導。比如在金融行業,對于相同的金融產品,如果推銷員或產品經理用不同的圖表呈現,消費者可能對它們的理解產生不同。譬如,當圖的縱坐標比較寬的時候,資產價格的波動性可能看起來小一些,從業者可能就會用這種操縱畫圖的方式使得消費者低估高風險資產的風險。而基于這方面的研究,目前的歐洲金融監管機構就在大力推行圖形的標準化,以避免不良金融從業者通過操縱圖形誤導消費者。

      當個體決策偏離理性決策模型的時候,有效市場假設就有可能失靈。當然,這里需要澄清的一個觀念是: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相互依存條件。比如古德和桑德爾(Gode and Sunder, 1993)的實驗研究發現,對于普通產品市場,只要有類似雙邊拍賣的競爭性定價,即使交易主體是智能為零的程序,市場的配置效率依然很高。但對于金融市場來說,心理學因素就可能起到很大作用,比如很多最新研究(Breaban and Noussair, 2017, 宗計川等,2017, Coates et al., 2018)發現,金融市場的泡沫和參與者的認知能力,情緒,甚至荷爾蒙水平都密切相關。當參與者認知能力較低,情緒易受獲利影響以及雄性激素水平偏高的時候,市場的有效性會大大下降。

      第二,與傳統經濟學只注重數學推導不同,行為經濟學采用大量實驗方法檢測來自傳統經濟學和自身的理論。對于每一個理論的推出,都往往有多個實驗在不同環境下反復檢測,從而避免“真理向前多走了一步”式的錯誤。

      第三,與傳統經濟學只重均衡點不同,行為經濟學與演化經濟學結合,通過計算機仿真和真人實驗重點觀察經濟體或社群從非均衡的初始點到均衡點的收斂條件和路徑。比如目前大量市場實驗結果顯示:傳統宏觀經濟學里的理性預期均衡在產品市場通常是成立的,但在金融市場通常不成立,因為正如索羅斯提出的“反身性”理論所說,金融市場存在預期自我實現的性質,所以一旦大多數人形成共同的錯誤預期,市場可能會長期偏離均衡。

      第四,與傳統凱恩斯主義的強硬干預理念不同,行為經濟學一般秉持有塞勒和桑斯坦(Thaler and Sustein, 2009)提出的“助推”(nudge)概念。所謂助推,即是指政府或監管者在不命令經濟參與者做事的情況下,通過潛移默化和循循善誘的方式促使經濟參與者在完全自由選擇的情況下更容易選擇對自己和社會有利的決策。

      第五,與傳統經濟學“自私理性人”假設不同,行為經濟學高度重視親社會偏好、利他主義和互惠動機對經濟活動的影響,也注意到人性當中潛在的“惡”,如嫉妒、非理性攻擊性對經濟活動的危害。根據這些發現,已有大量行為經濟學理論和研究被用來指導美國和歐洲的慈善募捐或社群環境改善活動。這都證明了行為經濟學對于更廣泛的經濟社會議題的幫助。

      因此,傳統經濟學的不足和局限并不是我們拋棄經濟學“另起爐灶”的理由,而是我們可以通過推動包括行為經濟學和實驗經濟學在內的經濟學新興領域補足這些不足,更好地幫助理解和指導現實的動因。

      至于如何通過推動行為經濟學和實驗經濟學的發展改善經濟學未來的有效性和應用前景,我們可以考慮以下幾個層面:

      首先,要改變社會的觀念和知識結構,更換本科生教科書可能是特別有效的手段。雖然傳統的經濟學課本對行為和實驗經濟學重視不足,我們也很高興地看到,由當今世界最頂尖經濟學家阿西莫格魯(麻省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萊布森(哈佛大學經濟系教授)和李斯特(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所著的最新經濟學教材(中文版《經濟學:微觀部分》,由盧遠矚,尹訓東翻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已經把行為和實驗經濟學結果作為重要的閱讀內容融入各個章節。如果這本全新的教科書能在中國各個大學成為主要教材或教參,那無疑會對學生了解行為經濟學的最新進展和當代經濟學的全貌有巨大的幫助和推動。

      其次,正如世界各大公司、國際組織和各國監管機構越來越多聘用行為經濟學家作為產業政策、環保和金融監管等方面的顧問,如果我國政府和有關部門能推動相關方面的學術-業界-政策部門合作,也是提高我國產業競爭力和政策科學制定的良好契機。

      最后,正如OECD等國際組織和英國、新加坡等國家已經設立專門的行為經濟學智庫(稱為The Behavioural Insights Team ,BIT,俗稱“Nudge Unit”,即“助推小組”),幫助政策部門進行更有效的政策“助推”。如果我國能引入類似的機構,也會對相關方面的政策落地和國際合作產生非常積極的影響。


    作者:黃振興,上海財經大學教授;合作者:周業安(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包特(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返回原圖
    /

    新浪彩票